“电信诈骗”缘何演绎出一幕幕乌龙大剧?
2016-04-16 22:18:25
  • 0
  • 68
  • 214
  • 0

      这两天,台湾发生了一件让当地从政者称之为“感情受到伤害”的事情——先后两批共45名台湾籍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被肯尼亚遣送至中国大陆。

      笔者注意到,这件事曝光后,岛内各路大员你方唱罢我登场,纷纷表达对此事件的关注。要说事关台湾人,表达关注自在情理之中,可“电信诈骗”案后却频频传出以此为蓝本的乌龙大剧。这一出出的闹剧让人嘀笑皆非,更让人深思——自诩民主开化的台湾这是怎么了?

                (一)

               乌龙剧一:把F16开过去救人。

      45名涉及电信诈骗案的台湾嫌犯在肯尼亚被遣返大陆,引起的两岸舆论风波持续不断。当肯尼亚第一次向大陆遣返8名台湾诈骗嫌犯后,名嘴周玉蔻在政论节目《正晶限时批》中又语出惊人,称台湾应派F-16战机救人。

      看到这儿有网友笑了:你以为区区一个台湾岛比美国还牛逼——就算是老美,也只是借口重返亚太到中国南海溜上一圈,更不要说直接将战机开进中国内地。退一步来说,即便是台湾有能力开进北京救人,也应师出有名获得国际社会认可才好。而按照国际刑事诉讼的属地管辖原则,本案受害人几乎全是大陆居民,被害人的支付行为几乎全部发生在大陆,我们有当然的司法管辖权。我国《刑法》也明确:“犯罪的行为或者结果有一项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的,就认为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犯罪。”因此,大陆对台湾嫌犯提起公诉、审判量刑,符合国际法和国内法。再有从肯尼亚方面来说,因为肯尼亚与中国有邦交,与台湾并无官方互动,坚持“一个中国”。更重要的是,按照国际法和国际惯例,“这些人(台湾嫌疑人)非法入境到这里,他们从什么地方来,就被送回哪里”,“他们从大陆(海岸)来到肯尼亚,因此(当然要)遣返回大陆。”

       这些只是法律常识,按说作为毕业于台湾政治大学且从事新闻工作的周玉蔻应该心知肚明,可她为什么揣着明白装糊涂胡搅蛮缠呢?个人认为有两方面原因:一、周玉蔻个性使然。在台湾,周玉蔻被冠以“政治变色龙”雅号。2000年,周玉蔻在之前国民党执政时,挺蓝色彩鲜明。2000年政党轮替后,立场明显改变到民进党阵营,并主持多个偏绿政论节目,在节目中痛骂国民党,还曾经在高雄市三民公园大喊:我是有良心的外省人。2008年政党再次轮替后,其立场再次转向偏蓝,曾在多个偏蓝政论节目痛骂民进党——如今操弄民意的民进党蔡英文上台,周玉蔻当然要向“民粹”靠拢,极力渲染大陆“强行掳人”的同时,强调台军要将“F16开过去救人”。二、借爆炸性事件提高知名度。周玉蔻之所以有名,不在于她有多大的能力,而在于有关她的负面新闻够多。她能力不足在于:1、周玉蔻曾在台湾《联合报》实习,但实习结束未被录取。2、2005年,周玉蔻指控郭台铭涉嫌政治献金,后来因证据不足不得不向郭台铭赔款道歉。3、2006年,周玉蔻参选台北市长,结果只获得三千多张选票。另一方面,1999年,周玉蔻和除“新闻处处长黄义交”之外的另外两人的情感纠葛被赖声川创作成了舞台剧“十三角关系”。该剧先在台北各地演出,并于2012年起在大陆上演。尽管不是什么光明正大之举,但周因此名声大震却是不争事实。2015年11月7日,习马会在新加坡举行,全球媒体关注。台湾媒体人周玉蔻在习马会面后的大陆记者会结束后,想要现场提问却被阻止,周玉蔻不满大声怒吼闹场,大喊“台湾‘总统府’记者联谊会会长在哪里?”、“台湾记者都不会问问题!”……不得不说,这种咆哮公堂的做法引发现场媒体的关注,周玉蔻再次引发关注。再有,周玉蔻以性别歧视的演讲获得了重视,从而成了台湾中国广播电台的记者,但有人指她表面上叫嚣男女平等、实际上却是处处占尽女人先利的投机分子……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负面的新闻成就了周玉蔻,如今正逢“电信诈骗案”汹涌之时,如此抛头露面的好机会,她怎么可以错过?

       对于周玉蔻主打负面新闻的现象,名嘴邱毅曾在央视《海峡两岸》节目中指出,台湾不少人渴望成名,但他们中的大多数又不具有成名所具备的素质,怎么办呢?就主打负面新闻。比如在立法院打架斗殴、咆哮公堂,比如盯着领导人一举一动吹毛求疵甚至骂骂咧咧,再比如在男女问题上搬弄是非或者刻意抹黑政坛风云人物借以博取版面——邱教授进一步指出,相对于勤勤恳恳、中规中矩按部就班地等待媒体挖掘的人士,主打负面新闻更容易吸引眼球,不仅如此,一旦这些好事者因闹事上了电视或报纸头条,她的邻居就会说,我在新闻里看见你了,好样的!而那些相对低调但勤勤恳恳为台湾谋利益的人士,尽管付出很多,却因为鲜有抛头露面的机会反而被台湾人遗忘,时间久了,反而被人误认为拿着政府钱不干事甚至躲在某处自娱自乐……如此一来,干实事的就少了,哗众取宠的人就多了——正是看的了这一残酷事实,善变的周玉蔻泥鳅一样钻进了“恶心别人、成全自己”的龌龊行业——但不得不提醒周玉蔻的是,曾有台北市议员,因为太过冲动,从拥挤的立法院大堂摔了下来,导致腰部和胯骨严重受伤,虽经治疗却难以愈合……这说明事物都有两面性,蹦的高自然吸睛,但如不能软着陆势必摔得痛。

               (二)

            乌龙大剧二:制裁大陆,对“电信诈骗案”说不。

      针对“电信”一案,民进党“立委”陈其迈在台“立法院”内政委员会质询台陆委会主委夏立言说,若台湾人最后带不回来,有没有什么方式可以制裁大陆?对此,夏立言回应道,若真要说制裁方式,说出来怕别人以为他在开玩笑,比如他可以禁止大陆的观光客过来(台湾),“但这是对我们好吗?”也可以中止一切的互动,“但这样是我们需要的吗?”陈其迈听到夏立言这番回答如鲠在喉一时语塞突然语塞,反问夏立言说:“你一定要走到最后一步,大家撕破脸吗?”

      如此咨询,往好里说是陈立委爱台心切、急于为台湾人伸张“正义”,往坏处讲则是孤陋寡闻、愚昧无知,搞错了制裁与被制裁的对象,最后只能被当做茶余饭后嘲讽的对象。诚实地说,陈立委这番话若放在30年前,或许不失一高明之举,因为三十年前的大陆,无论经济、军事还是综合实力,都难以进入获得亚洲四小龙地位的台湾法眼,那时台湾作为一个经济发达的地区似乎有能力对相对穷困的大陆说三道四,但如今时过境迁,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台湾已不再气势如虹牛气哄哄,大陆也已不是当初一穷二白、底气不足的经济体。尽管台湾仍是世界上发达的经济体,但却陷入增长乏力、动力不足的困境,不但难以匹敌如今的新加坡和韩国,更有可能痛失亚洲四小龙地位。而反观祖国大陆,经过三十年的高速发展,大陆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不要说综合力量,单是广东一个省的GDP就比台湾高出不少。不仅如此,大陆的军事和国际影响力都是台湾难以望其项背的。一个在外交上处于困境的地区却要对作为安理会五常之一的母体实施制裁,不仅有自不量力之嫌且有违道义伦理!不得不说的是,制裁从来都是超强经济体对弱小经济体采取措施,都是经济大区针对经济体量小的地区,而小的经济体对大的经济体采取制裁措施无异于螳臂挡车自取灭亡。举例来说,从来都是美国对朝鲜、伊朗、古巴等实施制裁,而朝鲜、伊朗、古巴均未狂妄到声言制裁美国的地步,因为这样做只会让人误以为愚人节到了!

                  (三)

               乌龙闹剧三:“电信诈骗案”将加深台湾社会对中国大陆的负面观感。”

       针对“电信诈骗一事”,侯任“总统”蔡英文12日晚通过社交媒体做出措辞激烈的表态,她写道:“北京当局无权代表我方处理涉及台湾人民的遣送事宜,更不应以强制手段将台湾人民押送中国。”她进一步威胁说,“这次事件将会加深台湾社会对中国大陆的负面观感。”

      且不说蔡英文的言论对与错,也不论她说的是不是谬论。单说律师出身的蔡英文是不是对遣返遵从的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台湾嫌犯是从大路口岸前往肯尼亚的)的国际管理规则一无所知,是不是对受害人所在地的行政当局依法对嫌疑犯享有管辖权一无所知,是不是对肯尼亚因坚持一个中国而与台湾并无官方互动的事实一无所知?答案显然是否定的。那么,既然蔡英文对大陆依法审理台湾嫌犯的缘由心知肚明,却为何强硬措辞无理取闹呢?

      个人认为,这其实是善于操弄民意的蔡英文以所谓台湾民意搬弄是非,其根本目的就是往大陆发面泼脏水,强化大陆在台湾民众的负面观感,从而煽动两岸对立情绪,为抗拒“九二共识”提供法理依据。客观地说,民进党在野八年无任何成绩可言。他们唯一做的就是夹持台湾民意“逢中必反”,连战、朱立伦参访大陆,洽谈业务合作,被他们扣上“亲中卖台”的帽子,殊不知民进党的陈菊、谢长廷等也曾访问大陆;马当局与北京签署两岸服贸协定,他们大闹立法院,使得服贸协定胎死腹中,但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即将上台的蔡英文却有意解冻服贸协议;就连国际社会普遍认同的习马会,也被民进党当局说成是台大选之前的政治秀……

      民进党以所谓台湾民意曲意逢迎、胡乱抹黑,使原本在两岸颇多建树的国民党倒像是做了什么坏事似的,非但不能引以为傲,反倒有些挺不起胸膛做人了。原本可以主导两岸话语权的国民党被抹黑、被诬陷,夹持民意的民进党收割了选票赢得了大选。但正如作者前文所说的,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不要总觉得乘坐飞机又高又嗨,一旦遇险后果不堪设想。将台独理念包装售给台湾民众的民进党,在面对大陆“九二共识”的情况下左右为难:若承认两岸同属“一中”则无异于自己打自己嘴巴,闹不好刚上台的蔡英文因为没了党内外亲绿者的支持而被架空;若不承认九二共识,那么两岸互动交流面临重大挑战,尽管大陆不会拿走以前有利益台湾的优惠政策,但让利面积不会因此扩大是毋庸置疑的了,而这对持续低迷的台湾经济来说无异于遭遇强劲风暴。对于蔡英文在5.20就职演说中公然承认九二共识一事,台湾普遍持悲观态度。因为在民进党和不少台湾民众倾向于独立思维的大背景下,蔡英文其实是身不由己,可操作的空间极为有限。即便蔡英文基于北京的关切不得不做一定程度妥协的话,他必然首先要考虑支持自己的台独分子和时代力量等政坛组织会不会反弹。尽管美国出于大局考虑,会压制蔡英文向北京妥协(北京也会通过各种途径要华盛顿牵制蔡英文),但美国不会不考虑蔡英文所处的困境,更不会死磕蔡英文从而使原本属于自己手里的“台湾牌”失去效应——最好的结果是,大陆台湾各让一步,接受美国主张的“不是九二共识的九二共识”。这种情况下,蔡英文基于台独建国的考虑,必然会在共识条文里预留足够浓厚的台独空间,但怕北京反弹,于是再次玩弄老把戏,操弄民意逼迫北京做出一定程度的妥协……

      尽管蔡英文如愿意算盘打得劈啪作响,但实事求是地说,实力强大的大陆其实早已退无可退,到时候恐难免一番难分难解的角逐鏖战——或许,北京将台湾嫌犯交到洪秀柱领导的国民党手中,以此表达对民进党抗拒九二共识的不满!

           (四)

      除了上述闹剧外,还有台“法务部长”罗莹雪遭绿营立委围攻一事。

     14日,罗莹雪受台湾“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员会”所邀,就肯尼亚案进行专案报告。罗莹雪表示,“部会”都主张两岸有管辖权,在管辖权竞合的情况下,哪地办理最有效率,国际间都可以讨论,案件正确处理是最终目的,“打击犯罪的领域不涉政治,无关主权高低,就是锁定犯罪”。至于肯尼亚案有无违反两岸共打原则,罗莹雪认为,此前台湾从菲律宾带回台湾人也未通知中国大陆方面,“是否我们先改变这种做法?”“法务部”不希望在讯息不明时指责,影响协商……但民进党“立委”似乎并不在乎事件事实真相,反而针对罗莹雪火力全开——笔者注意到,尽管民进党立委段宜康声色俱厉,但没有讲出任何可以服人的法理依据,相反倒有恶语相向、污蔑罗女士的之嫌。

      针对围绕“电信诈骗案”频频上演的乌龙闹剧,有台湾专家指出,之所以会出现这一幕幕令人啼笑皆非的闹剧,原因就在于:

      (一)台湾不少人混淆了“台湾人民”和“台湾嫌疑犯”的概念。台湾人民是指依法进行言论、出版、经商、教育和从政行为的台湾合法公民,而“台湾嫌疑犯”则是指触犯了台湾或所在国法律的且具有台湾户籍的犯人。台湾人民合法经营、依法致富、依法行使权利,不仅应该得到维护,更应该得到包括祖国大陆在内的所有人尊敬。但台湾犯人就不一样了,他们犯了法,侵害了他人利益,应该受到相应的惩戒。这一点古今同理、中外一致,无可厚非。需要指出的是,台湾媒体人在节目中屡屡强调罪犯的人权和家庭,以此向大陆发难,却从没考虑过受害者及其家庭的遭遇。据国台办发言人安峰山介绍,电信诈骗让许多大陆民众深受其害。很多老人、教师、学生、农民工、下岗工人等被骗。有的退休老人辛苦劳作一辈子,一生积蓄被骗光,现身无分文,处境凄惨;有的东拼西凑给病人看病的“救命钱”被骗;有的年轻学生上大学的学费被骗。近年来,每年有上百亿元人民币的电信诈骗犯罪赃款被骗子从大陆卷到台湾,至今被追缴回来的只有20万元人民币。 尽管“电信诈骗”使大陆居民深受其害,但台湾当局对此漠然视之,只强调岛内民众无辜,没看到自己政策不当所导致的严重恶果。发言人安峰山还说,不少台湾犯罪嫌疑人刚被押解回台就被当即释放,有的过了不久,就再次在国外开设诈骗犯罪窝点,继续作案。这些情况使得以台湾犯罪嫌疑人为骨干的电信诈骗犯罪团伙屡禁不绝,给大陆民众造成巨额经济损失,受害群众的合法权益得不到有效保护,大陆民众对此表示极其不满,强烈要求严厉打击台湾诈骗犯罪分子,追回被骗的血汗钱。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作为台湾领导人的蔡英文所作所为无疑助长了诈骗分子的嚣张气焰。

      (二)台湾专家还表示,台湾有相当部分人缺乏必要的法律知识,没弄清事实真相就吵吵嚷嚷,咆哮公堂。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事件发生后,法律专业出身的现任“总统”马英九与“准总统”蔡英文都搞不清楚状况一头雾水,还要靠“法务部”出面澄清:台湾人涉“无照经营电信业”被肯尼亚判无罪,但大陆侦办的是诈骗罪,被害人在大陆,依刑事“属地原则”,大陆处理符合“国际刑事诉讼管辖原则”。 连台湾高层都蒙在鼓里,如此情况下,其他一干人等炒作肯尼亚案,显然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三)台湾闹事者都是独派意识挂帅,只要有情况就拿民意说事,尽管没弄清事实真相,他们脑子里根深帝国的台湾国意识却已蠢蠢欲动了。正如台湾法务部长罗映雪说的那样:“民粹”就是事情状况还不很清楚的时候,大家就扣帽子,混淆视听——“大家就事论事,犯罪不要跟政治或其他事情搅和在一起”……想想也不难理解:作为堂堂“台湾国”的人民怎能被大陆强行撸走,太没面子了吧?

 

        结语:一出“电信诈骗案”折射出台湾各路政治人物的丑恶嘴脸,他们各怀鬼胎搬弄是非的罪恶行径让人不齿——但正如作者前文所写的那样,事物都有两面性,夹持民意尽管好使,可一旦翻船势必葬身鱼腹,小命不保。

 

敬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